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1st Ja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當午夜夢迴,當我又一次的在夢中喊姐姐的名字時,淚水又一次的打濕了枕巾。一想起姐姐,我的心疼痛不已。我不能原諒自己。是我的任性和淘氣使的姐姐英年早逝。      對於姐姐,我的印象並不深,只能從別人的口中得知,她是如何的乖巧,如何的懂話。只能從零星的記憶中搜索到我們在一起的情景。記的那時,地裡的農活多,媽媽忙的沒時間照看我,照看我的任務就落在姐姐身上。她不但要照看我,還要幫家裡幹活。但她毫無怨言      一次她帶我去地裡,我第一次看見路邊五顏六色的小花,興奮的大喊,姐姐,看這麼漂亮的花,要是編成花環,戴在頭上,肯定很漂亮。沒想到我無心的一句話。姐姐卻記在心上。沒過幾天。姐姐就把它編好了,戴在我頭上。我開心的不得了。直說,姐你真好      聽隔壁奶奶說,你姐不但是個乖孩子,而且很懂禮貌。是個人見人愛的好孩子。      看著你的照片,真的不敢,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。你已離我而去。這只是老天爺和我開的一個玩笑。說不定那天,它會把你送到我身邊。我會乖乖的。不再任性和淘氣。我千萬次的設想。和你在一起。聽你講故事。聽你唱歌。可是,老天爺連給我改正的機會都不給。有些事。一旦發生。就永遠無法彌補。      姐姐你在那邊還好嗎?。屈指一算。你已離開我們20幾年。想來,你已嫁人了吧。他對你好嗎……      歲月把所有的往事沉澱。唯有對你的思念不變。它烙在我的記憶深處。什麼時候想起。它都是我心中永遠的痛。讓我不能自己。讓我斯心裂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