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清晨,到處都是淡淡乳白色的霧,不久,當白霧散盡時,春天的溫暖的陽光早已灑滿大地。空氣裡的縷縷寒氣已越來越淡,淡得讓人快要感覺不到了。春天已經悄悄地來到我們身邊。 遠處霧氣中的高大的樹木還是只有滿樹褐色的枝條,像一幅素雅、靜寂的水墨畫一樣。可在那無數的錯綜交錯的褐色枝條中,我卻一眼就能辨出白楊樹的身影,白楊樹的枝條。現在白楊樹的每一條枝條上都佈滿了飽滿而強壯的苞芽,苞芽和枝條的顏色從遠處看是一色的,可我知道那苞芽是由紅褐色的薄薄的皮包著的,有的芽兒正微微地張開,透出一點兒嫩嫩的綠色。春天的顏色正在悄悄地孕育著、生長著。我能看見遠處的白楊樹上的鳥兒,它們正站在褐色的枝條上,新奇地看著可愛的苞芽,看著樹的變化。遠處的我卻在擔心,鳥兒別將白楊樹嫩嫩的綠色當成了果子啄掉了。也許我的擔心是多餘的,鳥兒應該比我們更瞭解樹,因為樹是它們的家,是它們的朋友。不久當我們走在戶外,無意中一抬頭,高高的白楊樹已經成了一棵淡綠色的樹,你會驚歎春天來得真快,一夜間就到了我們的身邊,其實春天早就來了,那綠色早就悄悄地、新奇地在高高的樹上看著你。 遠處路邊的垂柳安靜地站著,滿樹柔軟的灰褐色的枝條像秀髮一樣垂著,隨著微微的春風輕輕地飄動。我卻能看見那飄渺的綠色,像淡淡的綠霧,在今日淡淡的白霧中,我能感覺到綠霧在柳樹的枝條間飄蕩著,一棵棵柳樹是那樣的美麗,乳白色、淡綠色的霧輕輕地飄在它們柔軟的枝條上,這是一幅美麗的水粉畫,多想將它留下來,可又有哪個畫家能畫出來,我們又怎樣才能拍下它的美?只有靜靜地看著它,將這美留在我的心裡。 遠處曾經黃黃的草地,今日已經開始泛綠了,那綠色的小草在我們的不經意間已經悄悄地探出了頭,草地變成了黃綠色,顯出了濃濃的生機。也許過幾日,我們會發現草地變成了綠色的,黃黃的草會在一夜間消失,春天的腳步總是那樣的輕快,一夜間草地換上了漂亮的綠色的外衣。 路邊的修剪整齊的冬青樹,那往日曾經顯得飽經風霜,有點兒憔悴的綠色,現在也變得潤起來了,好似春姑娘剛剛給它抹摸過綠色的粉脂,顯得那麼美。一隻黑色的小狗面對冬青站著,嘴巴碰著冬青樹的綠葉,也許它正跟冬青說著話;也許它正用嘴巴嘗著冬青樹嫩嫩的新葉的光滑和柔嫩。 一棵棵褐色的樹下,有著一點點、一小片一小片的翠綠色,那是剛剛出土的綠色的小草,它們三五成群地擠在一起,享受著日月的光澤,生長著。幾天後那綠色的小草就會開出白色、粉色、藍色……各色的小花,它們也在享受著春天的明媚的陽光,綻放出自己最美麗的花朵。 路邊的小花園裡,有幾株灌木,枝條柔軟地垂著,有點兒深黃綠色,我看著它的黃綠色的枝條,盡力想著幾天前它的顏色,可卻怎麼也會想不出來。這幾日,它的褐色的枝條漸漸地變成了今天的可愛的黃綠色,也許它的枝條本來就是黃綠色的,只是我每次經過時沒有在意。 高大松樹的枝條連成稍有起伏的綠毯,起伏的地方是下面的松樹的枝條。冬日裡顯得粗造的綠毯,現在那綠色顯得有點兒潤了,綠毯顯得更柔軟了。 我們在各忙各的,車在路上奔馳;小鳥在空中、樹上、田野裡忙碌著;冬日裡曾經那麼安靜的樹木、小草,現在也和我們一樣的忙碌著。我能看見樹上褐色的枝條上佈滿了大大小小的褐色的小點兒, 那是無數綠色的生命正要誕生,每一棵樹都在積極地做著準備,迎接新的生命。 春天已經站在了我們的身邊,它輕輕地走著,就在你我的身旁,它正將可愛而又生機勃勃的綠色帶來,正將美麗的鮮花撒在我們的遼闊的土地上。